论语全文第五 公冶长篇之一



5.1 子谓公冶长:“可妻也。虽在缧绁之中,非其罪也。”以其子妻之。

 
5.2 子谓南容:“邦有道,不废;邦无道,免於刑戮。”以其兄之子妻之。
 
5.3 子谓子贱:“君子哉若人!鲁无君子者,斯焉取斯?”
 
5.4 子贡问曰:“赐也何如?”子曰:“女,器也。”曰:“何器也?”曰:“瑚琏也。”
 
5.5 或曰:“雍也仁而不佞。”子曰:“焉用佞?御人以口给,屡憎於人。不知其仁,焉用佞?”
 
5.6 子使漆雕开仕。对曰:“吾斯之未能信。”子说。
 
5.7 子曰:“道不行,乘桴浮于海。从我者,其由与?”子路闻之喜。子曰:“由也好勇过我,无所取材。”
 
5.8 孟武伯问:“子路仁乎?”子曰:“不知也。”又问。子曰:“由也,千乘之国,可使治其赋也,不知其仁也。”“求也何如?”子曰:“求也,千室之邑,百乘之家,可使为之宰也,不知其仁也。”“赤也何如?”子曰:“赤也,束带立于朝,可使与宾客言也,不知其仁也。”
 
5.9 子谓子贡曰:“女与回也孰愈?”对曰:“赐也何敢望回?回也闻一以知十,赐也闻一以知二。”子曰:“弗如也;吾与女弗如也。”
 
5.10 宰予昼寝。子曰:“朽木不可雕也,粪土之墙不可圬也;于予与何诛?”子曰:“始吾于人也,听其言而信其行;今吾于人也,听其言而观其行听其言而观其行。于予与改是。”
 
首页
打开新的一页